《一个勉强的笑脸》 “诶~又是一个漫长的归家路。” 才迟了半小时放工回家, 路上的车子翻倍, 加上一些“不怎么会驾车”的车手, 车龙也就比平常长很多, 心情也郁闷!!!起来。

《一个勉强的笑脸》



《一个勉强的笑脸》


“诶~又是一个漫长的归家路。”

才迟了半小时放工回家,
路上的车子翻倍,
加上一些“不怎么会驾车”的车手,
车龙也就比平常长很多,
心情也郁闷!!!起来。

0 comments:

刚刚稍微闲空起来,就滑起面书。 滑着滑着, 突然想起了曾读过的一则小小哲学问句:

《砍柴人与放羊人的聊天》


刚刚稍微闲空起来,就滑起面书。
滑着滑着,
突然想起了曾读过的一则小小哲学问句:

0 comments: